MMA金融占星周报3.23-3.29
时间:2020-03-24 21:30 阅读:1116 来源:星译社:幻觉 点赞:0 收藏 分享

MMA金融占星周报3.23-3.29


回顾与短期星象

联邦和州官员现在需要调整他们的反病毒策略,以避免危害远超2008-2009年的经济衰退发生。周四,财长姆努钦对福克斯商业台说,经济将继续强劲,但如果现状继续,这就是个笑谈……没有哪个社会能长期以整体经济健康为代价来保障公众健康。美国急需一种应对疫情的策略,要比当前的封锁更具经济和社会可持续性。——《重新考虑封锁抗疫》,华尔街日报意见栏,2020年3月20日。

上周,与木冥合有关的恐慌开始,全球股市继续大跌,第一阶段木冥合相位将在4月4日精确。总之,我们现在进入星象指标的关键时段。世界股市在一个月内暴跌,人们不禁开始质疑股票根本不是好的投资。毕竟人们认为,现金可以用来购入价格非常低的资产,都想着变现。这可能比想象中发生得更早,至少短期内,我们进入3月20日到4月7日的时间段,其中包含几个历史上持续对应反转信号的星象,包括四个重要合相。

占星研究中,有两个条件象征集体意识和人类活动方向的转变。金融占星中,这些条件往往表现出金融市场的反转趋势。一是星体进入一个合相(也就是说,从地球视角观察,天空中的两颗星体在各自绕行太阳的轨道上靠近)。合相意味着一个周期的结束和开始,具体动态与涉及星体和星座有关。两颗星体的合相入相位时,最后一个阶段被称为“芳香( balsamic)”阶段,周期在结束,而任何周期最难的部分就是结束部分。等合相的星体开始出相位,就意味着新周期的开始阶段或人类活动中的新趋势。当合相是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这些外行星彼此构成时,这种转变更为明显。刚才说过,目前正在木冥合入相位阶段,三阶段木冥合的第一阶段将在4月4日精确,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分别在6月30日和11月12日。

不过,就在4月4日木冥合之前,火星也触发了2020年“摩羯座群星”的全部三颗星体,即,3月20日火星合木星,3月23日火星合冥王星,3月31日火星合土星。火星像个“触发器”,它与外行星精确相合前后可以激活新的周期。现在,火星在3月20日到31日激活木星、冥王星和土星,星象上有理由认为,人类活动的最近趋势可能准备反转了,至少短期内。

也有其他原因支持这个看法。占星上第二个象征集体意识和人类活动变化的条件是星体改变星座,即“换座”。当换座涉及外行星时就更加明显。3月21日,外行星土星暂时离开摩羯座,进入水瓶座,“触发器”火星3月30日随之而来,3月31日将在水瓶座0°形成火土合,这个位置正是2020年12月21日冬至点上更大的星象、20年周期的木土合精确的地方。今后两周我们将预览该星象的能量。

如果这些还不足以象征态度、意识、趋势可能出现变化,还有3月19日春分时太阳进入白羊座,下周3月24日发生白羊座新月(即日月合)。白羊座和新月也象征一个“新季节”,还是一个全新的“星历年”,上一个星历年,也是火星与木星、冥王星、土星相合的最后阶段,正在结束。

以星象周期对应人类活动周期的角度,从我的理解来看,最重要的是这意味着世界开始用完全不同的眼光看待这次瘟疫和它代表的经济威胁。可能说明在应对这种新现实、它真正的意义上,有了更清晰、更少恐慌和歇斯底里、更大规模的调整,也许这时意识到,它不像2月16日火星进入摩羯座以来看着那么可怕。有趣的是,上周最后,中国说新确诊归零,而巧合的是,2月16日是中国面对疫情爆发的情绪最为恐慌的阶段,也是一些世界股指的历史高位的中点,其中包括美股。2月12日是道指的历史高点,标普和纳指期货中,2月20日是历史高点。从这种星象角度看,可能美国和欧洲的“恐慌高峰”就是现在,因为有四个合相发生,同时火星和土星离开摩羯座(担忧、恐惧、损失感的星座)进入水瓶座(新发现、解决当前问题的手段的星座)。

长期思考

让我带你走

因为我要去草莓田

凡事皆虚妄

没什么值得留恋

草莓田才是永远

——披头士,约翰·列侬和保罗·麦卡特尼,1967年,伦敦EMI

“特朗普在今年2月的国情咨文中说:‘自我当选,美国股市暴涨70%,令我们国家的财富增加超过12万亿美元,超出所有人预期’。他说,美国经济正在‘用不久前还无法想象的速度前进,我们永远、绝无可能倒退’。”——Christina Wilkie,《特朗普三大连任支柱同时崩塌》,CNBC网站,2020年3月19日。

我希望特朗普是对的,可是……看着不太好。但上个月没什么符合预期的,所以,帽子里还可能拽出一只兔子。这样的话,也许比拜登大幅逆袭桑德斯还令人惊讶,桑德斯——不到一个月前——还几乎肯定赢下民主党提名。2020年“摩羯座群星”是个现实与超现实的奇怪组合,真让你怀疑我们是否活在平行宇宙。我认为特朗普总统(他现在确实很有总统的样)也有这种怀疑,因为行运海王星(凡事皆虚妄)在双鱼座,正与他本命日月对冲构成困难的T三角格局。这就很像披头士《草莓田才是永远》那首歌,如果平行宇宙真的存在,就在海王星上。

不过,这是严肃的“摩羯座群星”的正经事,我们正生活在一个严肃的时刻,它将在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就因为它的陌生、奇怪、不现实——还有它对于一切那么大的威胁,我们认为的、也可能只是我们想象的威胁——还有我们的狂妄傲慢导致的后果。

2020年是太多长期星象周期的起点。一年内,五颗外行星中三颗发生合相,木星、土星、冥王星(3月20日到4月4日这阶段我们还加上火星),这么罕见的星象组合下,很难明确集体的重要性将如何体现,也很难评定金融市场将怎样表现。这是“摩羯座群星”的一年,而且摩羯座掌管我们社会中的老年人、长辈,他们的危险更大。三颗外行星一年内相合在同一星座的星象组合,上次出现的时间距今至少130年了。

前面说过,随着行星走向它们的合相,意味着相关动态的周期结束,等合相过去,又代表新周期的开始,或者在三颗外行星相合的情况中,是新“时代”的开始。之前我们就讨论过这一点,摩羯座群星的最后一部分——2020年12月21日冬至点木土合水瓶座0°——是20年、200年、800年周期的结束和开始。不只是“时间之主”(木星与土星)结束又开始了上述周期,而且2020年12月17日到19日,木星和土星都进入水瓶座,就不仅是个合相(周期的结束和开始),还是个“换座”(离开一个星座,进入一个新星座),也代表集体意识、觉知与活动的重大转变。

2020年大量长期星象周期的结束和开始在历史上对应不同的市场周期。如果只计算一个星象周期,预测长期底或长波峰的顶就相对简单。但现在同时有三个:木星/土星、木星/冥王星、土星/冥王星。每个都强烈对应了不同的市场长周期,到底哪个做主真的难讲。我们可能看到两种长周期都到头了——有一个长期波峰(已经来了),也有一个长期底部。鉴于我们现在完全沉浸在“摩羯座群星”的混沌和恐惧部分,就说一个比较乐观的可能性吧,恐惧是摩羯座和其主星土星的情绪之一,现在还有木星和火星,又是混乱或恐慌。

已出版的《股市时机终极指南卷2:星象与投资周期的对应》的研究中,说明英国和美国股市的最长周期的底部发生在土星、冥王星基本宫星座、天王星双鱼座22°到白羊座23°之间。这些研究也表现出,几年后,往往是6到15年后,天王星进入金牛座,还有个二次见底。1842年、1932年、2009-2010年长期大萧条/衰退周期的底部都带有很多这类特征。比如,1929年开始的大萧条中,美股遭遇90%的下跌,1932年7月见底,那时土星刚刚进入水瓶座,即刚刚完成前面两年半的土星摩羯座周期,当时冥王星在巨蟹座、天王星在白羊座。而二次底部发生在1938年和1942年,天王星进入下一个星座金牛座。2009年3月大衰退的股市低点在冥王星刚刚进入摩羯座不久,同时土星在处女座尾度对冲双鱼座尾度的天王星,就在它们都换位基本宫星座前(天王星在双鱼座22°到白羊座23°范围,但土星是在那年晚些时候进入天秤座)。

现在说说对世界股市未来方向的乐观看法。土星和冥王星又在基本宫星座,这次在摩羯座,天王星已经完全进入金牛座,这些都是长周期二次底部的历史位置。现在的“崩盘”与土星和冥王星在基本宫星座有关,但它会不会像1932年7月那样,等土星进入水瓶座初度就结束?会不会像1938和1942年天王星也在金牛座那样,这时完成次底部?如果是的话,这种恐慌很快就结束了。北京时间3月22日到7月2日,土星暂时进入水瓶座,和1932年2月24日到8月13日期间一样。然后正在7月2日到12月17日,土星还会短暂回归摩羯座(也和1932年一样),而冥王星一直在摩羯座,天王星一直在金牛座。1929到1942年之间的星体位置与今日有很多同样的特征,如果现在的情况像1932年,这次股市崩盘的最底部将在7月结束前完成,因为土星会短暂预演它的“水瓶座生活”。如果这次更像1942年(次底部),就可能延长到2020年12月到2023年3月,土星回到水瓶座、天王星还在金牛座,尤其是2020年12月到2021年3月,土星在水瓶座第一区间。

向土星在水瓶座初度、与金牛座的天王星相刑致敬,愿这个星象对应科学中的突破发现、世界股市二次底部的完成,还有不久后世界社会常态在表象上的回归。


阅读(1116) 点赞(0)

评论

    亲!关注公众号免费看盘哦